南京市儿童医院院长:刘晗:“蛋糕案”的问题,跟堕胎有关

然而,保守派大法官托马斯在异议意见中就强烈表示,通过解释第14修正案中的正当程序条款而发明出来的同性婚姻自由,不但在法理上是站不住的,而且与另外一种根本自由——宗教自由——相冲突。大家可能知道,宗教自由是第一修正案规定的,正当程序所保护的自由是第14修正案规定的。那么很显然,前者更加古老。

蛋糕案不是个偶然案件。跟任何一个能够打到美国最高法院的案件一样,它不仅是个法律案件,更是一次社会、政治和文化冲突的集中展现,特别是涉及新兴个人自由的争议。美国最高法院每年会接到七八千个审理案件的请求,但一般只会接受八十来个案子。蛋糕案之所以能够打到美国最高法院,是因为它事关一种长期挑战堕胎、同性恋、同性婚姻等自由权利的最强烈的价值诉求:宗教。

此案缘起于2012年7月,一对同性婚姻伴侣来到位于科罗拉多州Materpiece蛋糕店订做结婚蛋糕,但该蛋糕店的的店主基于自己作为基督徒的宗教信仰,拒绝了该对同性婚姻配偶的请求。在另一家蛋糕店向这对配偶提供了结婚蛋糕后,该对配偶向科罗拉多州民权委员会提交诉状,主张Masterpiece蛋糕店的行为违反了《科罗拉多州反歧视法案》中“禁止对外营业的经营商基于种族、宗教、性别或性取向而歧视顾客”的规定。在州和上诉法院败诉后,Masterpiece蛋糕店的店主将案件上诉到了联邦最高法院。

“蛋糕案”是近年来美国最高法院所判决的最重要宪法案件,美国几乎所有的核心政治冲突,从左右之争到本土居民与外来移民的对立,都能与本案扯上一定关联。鉴于本案的重要性,鉴于本案的重要性,我们特别邀请了清华大学法学院的刘晗副教授来对此案加以点评。】

【2018年6月4日,美国最高法院九位大法官以七比二做出判决,认定科罗拉多州民权委员会的审查官员没有中立、平等对待Masterpiece蛋糕店店主的宗教信仰,最终判决科罗拉多州民权委员会败诉。肯尼迪大法官传达了本案的多数意见。

蛋糕案的当事人,那个蛋糕店主,乍看起来是一个非常多事的当事人。他出于自己的基督教信仰,不愿意给同性婚姻配偶制作结婚蛋糕,似乎非常矫情。说白了,他既然对外营业了,就不该拒绝任何客人。

这可能是大洋彼岸的中国看客最直观的反应。

但事情没那么简单,周拉。

罗伊案之后,同性恋群体看到了曙光:既然隐私权包含女性堕胎的权利,那肯定要包含同性恋性行为的自由。但1986年Bowers v. Hardwick案否定了此种诉求,直到2003年Lawrence v. Texas案最高法院才开始改变态度,转而支持同性恋。从2010年代开始,一系列案件又将隐私权扩展到同性婚姻或者同性民事结合的权利。最终到了2015年,万涓细水汇流成河,最高法院承认同性婚姻是一种宪法自由。

1965年的Griswold v. Connecticut案中解读的宪法条文隐含的权利,开启了隐私权之旅。当时,最高法院保护的是夫妻双方在卧室当中使用避孕措施的自由。后来,最高法院又将隐私权扩展到了未婚夫妇,也就是个人主体。随后,在1973年罗伊案,它将个人的隐私权扩展到了女性堕胎的权利(有一种著名的说法,美国最高法院的案件分为两类,堕胎案及其他)。

这听起来很奇怪。为什么?你只要了解整个关于同性婚姻判决的法律背景,就不会感到奇怪。

实际上,同性婚姻案不过是美国最高法院适用正当程序条款来发展个人自由的一个波峰。之前它已通过一系列案件,发展出一种叫做隐私权的自由。核心的观念就是,个人的私密行为,是一种基本权利,政府不应干涉。

蛋糕案的问题,跟堕胎有关。

事情要从2015年同性婚姻案说起。当时,肯尼迪所撰写的法庭意见明确依据自由和平等两个原则证明:同性婚姻受到美国宪法保护。

Roe v. Wade

咨询热线:029-66889777